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耶尔土伦 >

土伦战役的第一功

归档日期:10-02       文本归类:耶尔土伦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公元1793年8月,轰轰烈烈的法国大革命进入了第5个年头,法国全境仍然在大震荡的痛苦中呻吟。法国南部历史名城土伦的保皇党人,惊惧革命声威,发动叛乱,引狼入室,把土伦拱手交给了敌视法国革命的英军和欧洲反法联军,英军和反法联军共1.4万人迅速占据了土伦,港口、军械库、炮台和泊于土伦军港的法国海军31艘主力舰都成为其战利品。

  土伦位于地中海岸边,是法国南部面对地中海的门户和最大港口要塞,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巴黎的法国革命政府任命卡尔托将军为司令官,要求其指挥3万军队尽快克复土伦。由于卡尔托部队原先的炮兵指挥官负重伤离队,卡尔托将军便任命当时还默默无闻的炮兵少校拿破仑指挥攻城炮兵部队。这最后一个偶然决定,不但影响了土伦战役的进程,而且还势必要引发法国和欧洲历史的长期猛烈震荡。它把拿破仑推上了法国、欧洲以至世界历史的大舞台。 拿破仑1769年8月出生于地中海西部科西嘉岛阿雅克修城的一个没落的贵族家庭。父亲是个穷律师,母亲出生于意大利贵族。如果不是在拿破仑出生前一年,法国出重价买下科西嘉岛的话,拿破仑就是个意大利人而不是法国人,因而也就永远没有机会登上法国历史舞台了。

  拿破仑是家中次子。在意大利语中,拿破仑这一名字是“荒野雄狮”的意思。1779年,拿破仑10岁,以国家公费生身份考入法国布里安陆军小学。因家境贫寒,受到贵族歧视,拿破仑因此刺激,发奋读书,各科成绩全优,尤其是历史、数学两科,始终稳拿全班第一。1784年,拿破仑考入巴黎军校,修习炮兵专业,并于次年提前毕业,被授予炮兵少尉军衔。以后再法国大革命进程中,又逐级晋升为炮兵少校。

  在当时的欧洲军队中,炮兵是最重要的兵种,炮兵指挥官的责任与攻城部队副总指挥相当。24岁的拿破仑受命以后,恪尽职守,想方设法四处募集有经验的军官、士兵、技师和各种物资、装备,组织起强大的攻城炮兵。他很快收集到100门大口径大炮,炮弹供应也非常充足,还设立了设施齐全的炮兵修械工场。此外,他还兼任工程处长和辎重主任两项技术职务。在拿破仑的亲自督促下,炮兵在前线要害部位建造了火炮阵地,每日与守城的反法联军进行炮战,掩护法军进攻,压制敌方火力,消灭敌方步兵,对维持法军攻势作战起了关键作用。 法军攻城部队司令卡尔托将军是个写生画家出身,因为政治立场可靠,才被革命政府晋升为旅长、师长,直至司令官。他不谙军机阵法,尤其对炮兵的运用和相关技术问题更是一窍不通,因而给拿破仑的指挥造成了诸多麻烦。他有时要求炮兵发炮烧几幢市区房屋,有时又要求炮兵漫无目的地轰击地方炮台。有一回,卡尔托将军把拿破仑带到反法联军三座炮台之间的一处高地上,要求拿破仑赶筑一座炮垒,用以同时轰击敌方三座炮台。拿破仑反复说明,在地方三座永久性炮台之间赶筑一座简单炮台,不消一刻钟,就会被地方三座炮台的交叉火力彻底摧毁,除了无谓牺牲炮手和大炮外,于法军攻城部队没有任何好处。又有一回,卡尔托将军指示在一栋石头建筑前构筑炮垒,由于空间有限,大炮的后坐力必然要撞碎石头,飞起的石头瓦砾将杀伤炮手。还有一回,卡尔托将军乘拿破仑不在场,以伤亡为由,下令撤下一个重要炮垒上的大炮。

  拿破仑对卡尔托将军屡屡外行干预,哭笑不得,他多次拒绝了司令官的荒唐指示,并很正规地用文书请求卡尔托将军只下达总的指示,不要干预炮兵作战的技术问题。卡尔托将军的回答是,命令他用所有瞄准港口要塞区的大炮转向土伦城区,作三天饱和轰击,再令步兵纵队强攻港口要塞。拿破仑忍无可忍,只得写信给上级机关,陈述自己的见解,要求撤换卡尔托将军。不久,巴黎革命政府接受了拿破仑的意见,调走卡尔托将军,另委派了一名新司令官。

  新来的部队司令官多普将军是医生出身,虽然比卡尔托将军聪明,但同样不懂作战指挥。新司令官到任不久,碰上英军炮击,法军一弹药库中弹爆炸,几名法军士兵阵亡,正在现场的拿破仑险遭不测。新司令官不承认是英军炮弹击中弹药库,非要向上级报告弹药库是被贵族分子烧毁。拿破仑无可奈何,只能暗暗摆头。

  又过几天,因阵地上风传联军虐待法军战俘,引起法军官兵愤怒。一支法军部队自发进攻联军阵地,引起连锁反应。成千上万名法军官兵跟着卷入战斗。多普将军一时手足无措。拿破仑当机立断,说了一句名言:“酒瓶既已打开,就该把酒喝干”。说完提枪冲上阵地,带队冲锋。士兵们早已建立了对拿破仑的信任感,见状立时士气大振,山呼海啸般猛冲猛杀,眼见就要突破联军防线,忽从后方传来紧急号令,下令撤退。额角受伤、血流满面的拿破仑跑下阵地,打探撤退原因,竟是因为司令官的一个副官在后方中弹身亡,促使多普将军下令撤退,致使法军的攻势功败垂成。

  撤军事件不久,又发生了一个令拿破仑更恼火的事情。土伦港口的几何形状看上去像一个大葫芦。葫芦小头深深楔于陆地,构成港口内停泊场;大头与地中海相连,构成外停泊场。葫芦腰部有个克尔海角,楔入内外两个停泊场之间,地势险要。英军在克尔海角的制高点上修筑了一个极其坚固的炮垒阵地,自称为小直布罗陀堡,用以保障内外两停泊场内英军舰队的安全。拿破仑有心摧毁直布罗陀堡的英国炮兵阵地,夺取克尔海角,因而秘密运来8门发射24磅重炮弹的重炮,在小直布罗陀堡对面的小高地上修筑秘密炮台,并用橄榄树枝严密伪装,以便等待时机成熟时突然打击小直布罗陀堡的英军炮兵阵地。不料刚刚部署完毕,回到炮兵指挥所喘息未定的拿破仑猛然听到阵地上炮声隆隆,大惊失色,急急跑上阵地,原来是新来的攻城部队司令官多普将军视察阵地,下令试一试炮兵新阵地的威力,糊里糊涂地暴露了目标和法军意图。拿破仑见状怒不可遏,却又无可奈何。

  第二天,感受到法军新炮台威胁的英军和欧洲反法联军总司令奥哈腊将军,亲率7000名士兵强攻法军炮台。法军寡不敌众,拿破仑只得带领炮手们沿一条专为运送炮弹设计的秘密通道回撤。通道两边的高低皆为联军占领,左边是那不勒斯军队,右边是英国军队。拿破仑命令士兵先向左边那不勒斯军队猛烈射击,再向右边英军射击,待那不勒斯军队和英军对射以后,法军潜入下方被丛林覆盖的通道。行至半途,士兵透过丛林缝隙,看到右侧高坡上有一穿红制服的英国军官很神气地巡察战场。拿破仑便命令狙击手瞄准,一个点射,那军官滚下高坡。法军士兵一拥而上,将其生擒,押至拿破仑面前。那军官主动交出佩剑,自我介绍身份,原来竟是英军和联军总司令奥哈腊将军。联军很晚才知道自己的司令官失踪。拿破仑也因撤退时无意中俘获了敌军司令官而被巴黎革命政府破格晋升为炮兵上校,多普将军则因指挥无能,土伦城久攻不克,被杜戈梅将军替代。 杜戈梅将军是职业军人出身,已有40年军龄,久经沙场,为人公正又具有军事眼光。他看准了拿破仑的军事才能,便令他指挥突击部队攻克小直布罗陀堡,夺取克尔海角。拿破仑不负重托,乘夜把15门攻城火炮和30门发射24磅炮弹的重炮埋伏在正对小直布罗陀堡的联军阵地前,筑好掩体,静候总攻。

  连续48小时不停顿的轰击,炮弹雨点般地落向联军阵地,小直布罗陀堡浓烟滚滚,化成火海。16日夜,乌云四合,大雨如注,拿破仑在炮火掩护下,亲率突击部队,攀崖过涧,钻过被炮弹炸穿的墙洞,杀入小直布罗陀堡,夺占了联军工事,又拖过小直布罗陀堡的敌军大炮,掉转炮头轰击联军的反攻部队。天明时分,法军夺占了小直布罗陀堡,并连夜把60门大炮运到刚夺占的克尔海角,趁势猛轰内、外停泊场内的英军和联军舰艇。英国海军司令官深恐舰队被封锁在停泊港内,急令各舰拔锚张帆,乘天阴多雾、法军炮台尚未完工之机,赶紧逃窜,撤到法军炮台射程之外。几天以后,失去海军舰艇支援的土伦市区守军,四面被围,只得打出白旗,向法军投降。历时4个月的土伦战役,以法军胜利告终。拿破仑率军夺取小直布罗陀堡和克尔海角,则是法军获胜的关键原因。拿破仑本人在战斗中英勇负伤,他的坐骑也被英军炮弹打死,自己两处负伤。但此战,法军伤亡一千人,却击毙了两千五百名联军士兵,取得了大胜。

本文链接:http://fourmarias.com/yeertulun/7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