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意大利米兰阿玛尼 >

许子东:意大利踢攻式足球就像阿玛尼做牛仔裤

归档日期:06-14       文本归类:意大利米兰阿玛尼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核心提示:许子东欧洲归来却觉得欧游使他损失了欧洲杯,他感觉欧洲人对欧洲杯的热情远不及中国人强烈。窦文涛认为这种情况可能是由于欧洲人的足球廉洁感,相比起国家队,他们更关心的是地方球队,而梁文道认为英格兰队即使保存着老牌帝国主义球队的感觉,也仍然改变不了已沦为二线球队的现实。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那天我看咱们微博,说是聊了一回欧洲杯,说哎呀,盼着他们聊欧洲杯,聊了一回又很失望,后来又有一个人说,说主要是只来了一个球迷,只有文道,那个时候许老师还在欧洲。

  梁文道:对,还在欧洲,然后跟我们一起坐是马家辉,马家辉连巴神到底是什么人,都搞不大懂,你说咱这球怎么聊。

  窦文涛:所以咱们等到许老师,而且许老师这算是怎么说呢,我觉得是镀金的球迷了,因为人家看欧洲杯可是在欧洲的咖啡馆里,还是酒吧里?

  许子东:我去的国家全都踢的不错,你看意大利、希腊中间一段也不错,西班牙、葡萄牙,我去到那边,他们的东道国都在比赛。可是我告诉你们,我郁闷死了。

  许子东:你想假如我在香港、深圳或者是上海,我这一个月神仙一样的,白天写写文章,睡个午觉,晚上看球,高清,中央转播。

  许子东:可是你到了欧洲,首先第一个,我白天都在玩,你不可能说我养精蓄锐,我得玩,晚上看球是好时光,它就是晚上7点45分,8点45分,9点45分,都有时候。可是我告诉你第一,欧洲的酒店里的电视大部分不转播欧洲杯。

  许子东:我告诉你,就算是我在里斯本,就是葡萄牙自己的比赛,不转播,就这点气人,我辛辛苦苦赶到酒店,打开一看,没有,前面还在放花絮,比赛正式开始了,没了。我跑到外面去抗议,抗议没办法,耸耸肩,酒吧去,酒吧是很多,酒吧都拿了个电视机在招待。可是,我告诉你们,郁闷呐,没人看,我还拍了一些照片。

  许子东:这是在希腊的岛上。当然了,你可以解释说这是游客,可我也是游客。另外一个这个是在里斯本飞机场下来,我来拿行李的时候,他们在踢点球,这个总算是他们自己国家队在,所以在行李架前看球了,这个总算是热情了。

  许子东:这个是西班牙队决赛前夜教堂前一个小孩,我给他题字叫“决战前夕”。

  许子东:这个问题我想跟文道聊一聊,我其实已经不是第一次,我上次世界杯的时候也是这样,我还特地到现场去。你在现场,你在自己国家队比赛的时候,它是很热闹,可是只要一不是他们自己国家队,在很多公众场合,即便你有电视机,欧洲人对于欧洲杯的关心程度,在我看来远远不如香港人、内地人,这是个什么道理呢?我还在那边问他,他有一个饭店,电视机放在那里,我一个人在看,那一天我忘了是哪两个队的比赛,那两个怎么队的比赛,好像是瑞典还有一个什么队,只有我一个人在看。最后那个服务员还跑出来问我,说你从哪里来?我说我从中国香港来。他说他们跟你有什么关系。说这两个球队跟你有什么关系。我说足球有关系。我也发了一个微博,我就不知道是什么道理,你觉得这是什么道理?

  梁文道:我不太肯定。但是一般欧洲有足球传统的国家,他们的那种足球的廉洁感,主要是联系在自己心仪的球会上,地方球会,多于国家队,比方说英国,当然也有例外,英国人还是很支持英格兰国家队,但是你让他比较,你比如说一个曼城的球迷,你喜欢曼城还是英格兰国家队,他肯定是喜欢曼城,因为那个是经常性的仪式,因为比如说我认识一些朋友,他们就告诉我说,他从小到达。我问他说,他现在在英格兰那种联赛已经打到英丁还是英丙的那种烂球队。我说什么烂球队你还看。他说没办法,我爷爷就开始看,我爸小的时候,我爷爷带他看,我小的时候我爸爸带我看,每个礼拜就两件事,一个礼拜天上教堂,一个礼拜六进球场,那是这样的一回事。所以他这个认同感主要是俱乐部。

  许子东:像美国我看得很清楚,他们一个NBA,一个棒球,一个橄榄球,那是大部分男人之所以不动乱,它维稳,美国维稳主要靠三大球,主要这三大球。我觉得中国一来欧洲杯,中国的警察压力肯定轻很多了,很多人半夜搞很累了,白天也没办法捣乱了。欧洲照理说是要维稳,要出来的,我看他们也还好。

  许子东:还有一个郁闷我告诉你,我这次体会的。常常碰到我支持的球队跟他们旁边不一样。比方说我看德国对希腊那场,我心里虽然很喜欢希腊,但是我当然是支持德国,可是旁边那几个人都反德,我这次到南欧去,反德情绪很普遍。我跟他们一聊经济,一聊什么东西。

  许子东:他们讲的话,跟我们中国老百姓差不多,他们说什么,讲经济,贪腐,当官的买贵的东西,买了贵的东西路修的很好,东西弄的很好,我们又没好处,他们买贵的东西自己拿回扣,问谁买呢?问德国人买。现在这个世界谁说得算?有钢铁是德国,有汽车是德国,有钱是德国,钱借给我们,然后提了一大堆条件,要我们不能睡午觉,要我们这个东西、那个东西。你听,除了德国这两个字去掉以外,跟我们中国老百姓发的牢骚一模一样。

  许子东:葡萄牙是这样,希腊是这样,西班牙的人也这样说。因此一有德国队比赛,他们在旁边就说。

  许子东:谁帮德国,小费加倍,讲的很认真,每次都跑来跟我说,德国进了一球,你等一下加倍。那个脸色一本正经,我心想,他真要加倍怎么办。当然他是开玩笑的。但是作为一个看球的人,郁闷呐。你知道赢了球,自己进了球,他还不敢叫,怕那帮人看到,就身上都纹身的,谁知道他们会怎么样。

  窦文涛:可我觉得南欧的这种,就是怎么说呢,就说你有出息吗?你明白吗?这玩意怪德国什么事呢?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们国家腐败是你们国家,你高官腐败,你去弄你们高官。

  梁文道:他怨的不只是德国,他怨的是一种跨国的状况,自己国家的贫富差距,或者是自己国家的经济发展的好处,主要落入了一群人手中,而这些人特权阶层,他怪的是这个特权阶层,但这个特权阶层又主要对他们来讲,等于是洋买办,等于是在帮衬德国,或者是美国、英国的银行家,是这个概念。

  许子东:我们现在高层勾结的范围比较宽,我们也有德国、有日本、有美国,对他们欧洲来说主要是德国,德国东西又是好。所以我在南欧这一路看,其他球队各有各帮,只有德国是没人帮的,我好喜欢这个德国队,他之前也踢的很好,可是不能帮他。

  窦文涛:你说当然就不一定有民族性这回事,但是像德国,像日本这国家,你真是气的没招,他打垮了,几十年他就世界第一,这个民族要结成军队,当年希特勒德国军队,我的天,他要不是野心太大了,你说谁打得过他?

  许子东:主要是日本私心,现在历史反复的考证,日本是先原来答应打远东的,日本要是当时打远东不打珍珠港的话,西伯利亚军团就没法调去保卫莫斯科,当德军围着莫斯科,苏军在西线军队,全崩溃了。后来打败德国的就是西伯利亚军,带着狼狗雪橇去打德国人的。而这次军队之所以能抽的动,就是因为日本违背了对德国人的承诺,日本觉得我打西伯利亚有什么好处,他要打南洋,打石油,结果他准备好了去打珍珠港。这两个法西斯要是团结一点,惨了,咱今天说不定说日语了。

  窦文涛:你看弄的咱们现在,咱们这南欧只能靠足球争口气了。《锵锵三人行》,广告之后见。

本文链接:http://fourmarias.com/yidalimilanamani/111.html